葬礼进行曲送别阿巴多(图

  米兰时间1月27日18时,一场特殊的音乐会在斯卡拉歌剧院奏响。剧院内,一排排红色的天鹅绒座椅空荡而冷清;剧院外,黑压压拥挤着成千上万的人群。这是一场为纪念意大利人的骄傲、已故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而专门举行的告别音乐会。阿巴多在1月20日因癌症去世。阿巴多的老朋友、老同事,斯卡拉歌剧院艺术总监巴伦博伊姆指挥了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其中第二乐章的“葬礼进行曲”格外令人动容。

  这是一场免费的音乐会,剧院门窗大开,但观众并不入内欣赏音乐会,剧院外的皮尔马里尼广场上搭起户外大屏幕现场直播了整场音乐会的盛况。据意大利媒体称,当场悼念的群众超过8000人。

  剧院外旗杆上的国旗降下一半,这一情景和1957年意大利国宝级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去世时极为相似。托斯卡尼尼之后,1967年萨巴塔和1996年加瓦泽尼两位斯卡拉爱乐乐团前音乐总监,以及钢琴家霍洛维兹和指挥家朱里尼的去世也享受过此等待遇。“这是他(阿巴多)应得的仪式,他创立了感人至深的斯卡拉爱乐,他是米兰的一部分。”斯卡拉爱乐发言人保罗·贝萨那说。

  斯卡拉之于阿巴多,有太多的意义。阿巴多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人生的第一场音乐会就是跟着哥哥到斯卡拉听的德彪西,当时7岁的他盯着台上的指挥,着魔般决定了今后人生的方向。作为1968至1988年执掌斯卡拉20年的前任音乐总监,他不仅创立了斯卡拉爱乐乐团,同时扩充了剧院的演出剧目,将一系列现代歌剧纳入到剧院的节目单中,同时还经常率领剧院到基层演出,为穷人们观看歌剧提供方便。此举不仅一洗歌剧作为贵族享受的陈词滥调,树立了斯卡拉剧院新的形象,也极大地扩充了自己的听众队伍。

  阿巴多2012年曾重返斯卡拉,与巴伦博伊姆合作肖邦钢琴协奏曲。阿巴多去世后,巴伦博伊姆说,“世界失去了一位‘50年来最伟大的音乐家’,且他是为数不多的音乐家中能够以强力精神贯穿不同流派的人。”

  关于这场免费的音乐会,斯卡拉歌剧院在公布时将其描述为以“沉默的敬意”作为“入场券”。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道:“阿巴多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将永远留在斯卡拉。这是他的剧院,这方土地将清晰地记住他—没有界限的指挥,没有偏见的音乐家,愿意为剧院承担、奉献并且为人类打开思想世界之门的大师。”

  包括阿巴多两个孩子在内的亲属们都在现场观看巴伦博伊姆的指挥,但在演出结束后的20分钟内便匆匆消失于人群和掌声之中。

  据悉,今年阿巴多的“阵地”琉森音乐节将于4月举行阿巴多纪念音乐会。大师一手创建的“梦之队”琉森节日乐团的大牌音乐家们将再度重聚,不过眼下指挥选谁是个难题,人选还在商议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